快乐时时彩

您当前的位置:快乐时时彩 > 民族 > 独龙族 > 主要人物

独龙江畔一枝花——罗荣芬

时间:2013-12-19  来源:传统文化网  作者:rjp

  笔名罗孟、阿罗,独龙族。云南贡山人。中共党员。大学文化。1985年至今在云南省社科院民族学研究所工作。助理研究员。1996—2000年曾任香港乐施会中国西南项目办项目官员。200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著有调查笔记《自然怀抱中的纹面女》,随笔《...

  罗荣芬,女,独龙族,1962年10月出生。1981年从贡山一中考入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就读,四年后获文学学士学位。1985年进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工作,现为助理研究员。近10年来,多次进怒江、独龙江进行民族学田野考察,有多篇论文发表。此外,有人物采访记、散文、随笔等散见省级报刊。笔名阿罗、阿毀、罗孟。

快乐时时彩  罗荣芬走上文学之路与她的母亲有很大关系。15年前,罗荣芬的母亲去世,失去之后的伤痛,让她开始从灵魂深出发出“我是谁”这样的疑问。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罗荣芬的血液里流淌着藏、白、汉、独龙等民族的血液,在她的成长经历里,内心的族群认同曾经困扰过她。正因为有过类似的困惑,她对母亲和她的族群——独龙族,有了强烈的情感认同。罗荣芬认为,建立在深厚的爱的基础之上的写作才有持久的生命力。

  罗荣芬的工作领域是社会科学研究,曾经因为想做一个真正的研究人员,她几乎掐灭了自己的文学细胞。从2000年开始,断断续续在国外生活,她精神上的漂移感愈加强烈。也是在那些年,在异质文化相互冲撞的纠结过程中,罗荣芬对自己的族群生活、道德表象有了前所未有的明晰感,于是她正式踏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。

  2009年9月6日,罗荣芬走进了她梦寐以求的鲁迅文学院,成为该院第12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(少数民族作家班)的一员。罗荣芬记得,《中国国家地理杂志》执行主编单之蔷在授课时说:“我国东部地区铁路最密,产值最多,风景就多,那是制造出来的。西部真正美的地方没有代言人。”这句话好像说到了罗荣芬的心坎上:她的家乡很美,值得她一直书写下去。

快乐时时彩  罗荣芬的《我的故乡河》(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年6月出版)是一部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笔记体式的田野调查散文集,它不仅是作者四次独龙江之行后灵魂深处进行有意义的回归,更是“我是谁”这一疑问本身逃脱遮蔽而得以澄明和回答的结晶。在《我的故乡河》中,她对母亲的追思和歉疚,并试图回归和体验母亲式的生命情结始终弥漫于整部散文集。母亲的不幸离世对作者内心产生无法抚平的伤痛,留下常人无法体会的阵痛和纠结,同时也坚定了罗荣芬的独龙族民族认同感。确切地说,罗荣芬把对母亲的思念、内疚等感情都转移和投射到了独龙江——这条有灵性而神圣的生命之河,进而通过“行走独龙江”的方式进行着一场特殊的“对话”。

  诚然,由于各种因素的限制,作为人口较少民族的罗荣芬,其作品亦有明显不足。但是我们深知这样一个道理:独龙江畔杜鹃的成长需要时间、阳光和雨露,再弱小的杜鹃花仍旧会散发出百花园中不可替代的独特幽香。更多民族文化方面的知识,尽在传统文化网。
 

分享到:0

关键词:独龙族文化,民族文化

上一篇:独龙族唯一专业音乐人——阿普萨萨 返回频道页 下一篇:伟大的平凡人——独龙族干部高德荣

传统文化网

Copyright © 2013-2015 传统文化网  联系电话 :0531-62336018 62336028
QQ:     技术支持: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  |  净化工程